翼龙贷部分催收人员有案底 打人者要求被害人掏“出动费”

标签:

1月16日,有媒体曝出联想控股旗下P2P网贷翼龙贷多次出现暴力催收事件,澎湃新闻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至少15份法院判决显示,翼龙贷催收人员对欠债不还者实施了辱骂、殴打、恐吓、要挟,其中不少催收人员还是刑满释放人员。

翼龙贷回复澎湃新闻称,翼龙贷总部设有专门的催收部门,当地的合作商也会参与贷后管理工作,如果确切逾期,会采取贷后管理的方法,包括电话催收和上门催收,“我们已经和公检法相关部门合作,第一保证公司的催收符合法律要求,第二就是用法律程序对待老赖。”

然而真实的催收并不像上文所述的这么文明。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光是以“翼龙贷非法拘禁”为关键词搜索,就出现了15条涉嫌暴力催收的案件。

而针对此前有媒体质疑翼龙贷被股东联想控股“抛弃”,翼龙贷创始人王思聪回复澎湃新闻称,目前联想控股持股33.3%,近期即将变更到40%以上。

脱上衣、用花盆砸

根据陕西省旬邑县人民法院2017年3月判决的《张某、田某、郑某犯非法拘禁罪一案刑事判决书》中显示,2016年5月份,被害人孙某因盖房资金周转不开,在旬邑县翼龙贷公司贷款6万元,约定24个月按月还款,8月份开始孙某未能还款,翼龙贷公司老板、被告人张某找不见孙某,翼龙贷公司员工、另一被告人田某便在微信中冒充女人与孙某聊天。

2016年9月29日,田某在微信中得知孙某在旬邑县翠屏山爬山,便将此信息告知张某,29日下午18时许,张某带领田某与翼龙贷公司与昂,另一被告人郑某驾驶越野车在旬邑县翠屏山二八纪念馆门口等到下山路过的孙某,张某、田某当场殴打了孙某,并将孙某带上车,田某、郑某坐在孙某两侧,张某驾车回到东桥农贸市场“翼龙贷”公司说还款之事。

在翼龙贷公司一楼,孙某坐在连椅上,张某再次问到何时还钱时,孙某未能给张某满意答复,张某、田某再次殴打了孙某,田某拿钉锤在孙某大腿面敲打。当晚20时多,张某与田某、郑某带孙某驾驶越野车沿土桥坡前往彬县龙高镇,在途中,张某联系了朋友张某宁,在龙马村路边,张某等人接上张某宁、徐某,张某驾车来到彬县龙高镇金池沟底平台处,张某、田某、张某宁、徐某四人在沟底平台处对孙某进行殴打,之后张某让孙某将衣服脱掉蹲在地上,孙某害怕再次被打,当场将上身脱光,下身仅穿一条秋衣裤蹲在地上,张某、田某等五人坐回了车里,大约半小时后,张某等人才让孙某穿衣上车。

接着张某等5人带孙某在龙高镇街道一饭店吃饭喝酒,酒后张某、田某、郑某三人带孙某返回旬邑,车行驶中田某再次对孙某实施殴打,致使孙某头皮流血。29日23时许张某等人返回旬邑,先将孙某带到西宋路“俊翔商务有限公司”二楼,田某再次殴打孙某,并用花盆砸孙某但没有砸上。

之后,张某等三人又将孙某带到“翼龙贷”公司,田某睡在一楼沙发上,张某、郑某与孙某在二楼过夜。30日早晨6时多,孙某电话联系妹妹孙某红给其解决还钱之事,30日11时许,孙某红来到翼龙贷公司,见孙某有伤,其随后报警。经医生诊断:孙某为急性闭合性颅脑损伤(轻度);右颞部头皮裂伤;右颞顶部头皮血肿;颜面部软组织损伤;闭合性胸部损伤;右侧第10肋骨骨折;右肺挫伤;双侧胸腔积液。

打人者要求被害人掏“出动费”

根据一份山西省吕梁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崔某、张某甲等犯非法拘禁罪二审刑事裁定书(2017)晋11刑终298号》,2015年12月份,被害人孙某达由张某丙担保向翼龙贷山西交城分公司贷款12万元,但一直未归还。2016年6月,翼龙贷交城分公司负责人许瑞敏(在逃)为索要该欠款,伙同另外三人在交城县西街小区将孙某达强行控制并带至交城翼龙贷分公司,后四人对孙某达进行殴打,致使被害人孙某达鼻梁受伤,有亲眼见到的人称其“鼻子上贴着创可贴,门牙掉了一个”。此后,将孙某达并张某丙一起,带到交城金兰宾馆进行控制并索要欠款。

除了殴打,还索要了“出动费”。卷宗显示,第二天许瑞敏从交城将被害人张某丙带到翼龙贷榆次公司,并强行要求孙某达、张某丙支付6000元的出动费,两人实付4500元。

经历几番转移地点之后,两人被交城县公安局巡警大队民警解救。经鉴定,孙某达外伤后致左侧鼻骨骨折评定为轻微伤。2016年12月9日,孙某达领取翼龙贷公司赔偿款5万元,同时孙某达对张某甲、张某乙、崔某、冀某、许瑞敏及其他涉案人员作出谅解。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支持作者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